南京要闻NEWS.LONGHOO.NET

您的位置:龙虎网 >新闻中心 > 文化频道 > 文都动态 >

状写大国气象,让“贵游文学”走向大众

2022-08-26 12:06:57

龙虎网讯 赋是古代文学中的特殊体裁,在古典诗歌、散文、戏曲、小说诸多文体外独树一帜,它介于韵文与散文之间,极具语言形式之美。当代赋学大家、南京大学教授许结坚持理论研究与创作实践并重,在辞赋创作上取得了令人瞩目的成就,南京园博园、栖霞山等都留有他的赋作。从《中国赋》到《诗意江南》,再到《运河颂》,许结更是与书法名家孙晓云合作,赋予经典鲜活的生命,让赋这种体现汉字语言形式之美、代表中国人精神面貌的文体,再次走进大众生活。

从《昭明文选》到《文心雕龙》

南京在赋学史上占据重要地位

赋体萌生于战国,兴盛于汉唐,是中国古代文体之一,也是最能代表汉文化的文学体裁之一。其特点是“铺采摛文,体物写志”,讲究文采、韵律,风格雄大壮阔、气象万千,最能体现汉字语言形式之美,代表中国人的精神面貌。

许结对赋有非常精准的概括:南朝梁刘勰称“体国经野,义尚光大”,就是赋要有一种大的气象,代表国家的格局、国家的风骨,也就是“脸面”;北朝魏收称“会须作赋,始成大才士”,赋兼才学,前面要做大量的积累,包括才学的积累、知识的积累,所以说,赋是一个文学化的文化工程;东汉班固称“多识博物,有可观采”,这是对司马相如的评价,“赋首先是个博物馆,没有大量的东西写不出来赋,所以只有博物,才能够有所‘观采’。”赋体正是凭借这些特点置身于世界文学之林而独具特色。

据许结介绍,在赋学史上,南京是一个不可忽略的地方。中国文学的自觉,有一种制度的规范,南朝刘宋时期,即在南京建立四学馆,包括经学馆、史学馆、玄学馆、文学馆,辞赋无疑在文学馆中间;以南京为中心,形成了当时萧梁时期两部重要的著作,即第一部诗文总集《昭明文选》和第一部文学批评理论著作《文心雕龙》。

其中,《昭明文选》是昭明太子萧统在南京编的。在许结看来,每个文学家不一定创作多少赋、研究多少赋,但赋是必读的,因为他们都要读《昭明文选》,赋居其首,其开篇就是赋,所以叫“首赋”,“首赋”第一篇用了班固的《两都赋》,这说明编者认为赋体文学最适合表现一种大国气象、盛世状况。而现在说起赋的批评,就是《文心雕龙·诠赋》篇,即对赋这种文体有关创作情况的阐释论述。

赋予古老学问现代意义

赋更擅长彰显时代精神

尽管赋被视为中国古代最典型的修辞艺术,是最具有汉语言特色的文体,但不可否认的是,与唐诗宋词的热度相比,赋的境况还是偏冷了一些。

许结深耕赋学三十多年,发表赋学论文百余篇,已成为当代赋学大家。面对艰涩难懂的辞赋作品,他仿佛在与一个个鲜活的“古代生命”对话,追寻着古老学问的现代意义。他会因为汉赋的气象宏大而胸襟开阔,会因为读到苏东坡的《赤壁赋》而豁然开朗。“你要进入了赋就会觉得赋很有意思。杜甫多么了不起的诗人,但是他也讲‘赋料扬雄敌,诗看子建亲’,他还是喜欢赋的。读一个大赋,踏踏实实地读,我就觉得很愉快。”

据许结介绍,唐诗中很多美丽的词汇,都是从赋来的。比如很多人讲到杜甫的创作风格,用得最多的词就是“沉郁顿挫”,这个词是从哪里来的呢?原来,它本是杜甫在《进雕赋表》中评扬雄、枚皋辞赋的词语。“唐诗有时候是小中见大,一句诗里面气象好大;汉赋是大中见小,要在大的规格中间看他写得多细微,就像司马相如写八川分流,八条水道怎么分流,写得极其细密,对后来的诗词都有巨大的影响。”

及至今天,与诗、词相比,赋更擅长表现外在的物象和社会气象,彰显时代精神。正如许结所说,雍容大雅的赋就是中国人的脸面。“辞赋难字多,过去被人说是一种贵游文学,就是贵族的文学,或者是一种已经没有生命力的东西。在生活困苦的时代,诗歌这些讽喻文学比较兴盛,我们都知道杜甫的三吏、三别,谁还关注汉武帝时期兴盛的那种华丽的文章呢?但当一个社会发展到一定的程度,大国要有大国气象,我们就需要赋来装点我们的生活。”

以栖霞山大运河为题

紧扣重要节点状写大国气象

在许结看来,赋的语言形式决定了一些题材只适合以赋来呈现,例如班固的《两都赋》、张衡的《二京赋》、程先甲的《金陵赋》,堪称京殿都邑类的名篇;司马相如的《子虚赋》《上林赋》则是狩猎武功类名篇;人物歌舞类名篇则有宋玉的《神女赋》、曹植的《洛神赋》、司马相如《美人赋》,等等。

盛世作赋,越是生活富足,赋的创作越多。伴随着中国社会的发展,我们需要在世界文学之林有独特的表达,也需要以赋去表现中国气象与中国气派。许结坚持理论研究与创作实践并重,近年在辞赋创作上取得了令人瞩目的成就。

山水赋是历代赋家创作的一大宗,其中,又以山类为赋家更多关注,比如班固的《终南山赋》、元人郝经的《泰山赋》等。1500多年来,关于歌咏栖霞山和栖霞寺的诗词有上百篇,却唯独没有一篇辞赋。2016年,许结创作的《栖霞山赋》建亭立碑于栖霞胜境。许结介绍,赋中所写“万壑枫红,霜醉丹霞神韵”,是南京“秋栖霞”观红叶的景观记忆;“地志开辟,宏图再展”,抒写的则是当今人文生态与心灵生态建设的时代精神。“名山需赋,赋写名山,栖霞新赋的书写,将为这座金陵第一明秀山留下一段新的历史记忆。”

“于显乐都,坤维上腴,岁值己亥,节序朱明,胜幡南振,慧日东升,欣遇佳时盛会,歌吟创意新声……灯影桨声,难忘历史胜迹;江南佳丽,长忆岁月峥嵘。仰观俯察,探寻天地奥秘;推陈出新,颂赞智慧人生……”2019年,许结创作的《创新赋》以11米长、3米多高的书法长卷形式,亮相当年的南京创新周开幕式,其内容彰显了金陵文脉的历史传承、当代人文科技创新以及新时代城市发展的美好愿景。

此外,许结还与中国书法名家孙晓云合作,先后出版了《运河颂》《中国赋》等,以展现大美中国赋之光华。许结在其中是既创作又编选,比如《运河颂》,即从大运河开凿、功能、自然、人文、治理、传承六个方面提炼、筛选古诗词及曲赋名篇,组合成一幅活泼生动的大运河的生活画面,充满了自然及人文历史内涵。

阐释中国古典文学之美

让“贵游文学”走向大众

“壬戌之秋,七月既望,苏子与客泛舟,游于赤壁之下。清风徐来,水波不兴。举酒属客,诵明月之诗,歌窈窕之章……”在电影《男人四十》中,张学友与梅艳芳扮演的角色,吟诵着苏东坡的《前赤壁赋》,让人在跌宕的剧情中感受到中国古典文学之美。

在许结看来,《赤壁赋》中的物象极为丰富,有苏子、客、舟、赤壁、清风、水波、酒、月、东山、斗牛、白露、水光、一苇、桂棹、兰桨、洞箫、乌鹊、曹孟德、夏口、武昌、周郎、荆州、江陵、舳舻、旌旗、江渚、扁舟、匏樽、盏、肴核、杯盘等。由此又可引申出动作语象,如泛舟、酾酒等;引申出时间语象,如壬戌、七月等;引申出声音语象,如歌、吹洞箫等。相比之下,后赋写得较前赋更加空灵,物象更是繁多,并也由此引申出动作语象、声音语象等。此外,作者通过时、地、景、情,达到以情、景来明“理”述“意”,从而成就了《赤壁赋》在中国辞赋史上极为重要的地位。

辞赋正以其雄大壮阔、气象万千的风格俘获今天的读者,那么,普通读者要了解赋的话,又该如何入门呢?作为当代中国首屈一指的赋学大家,如何让赋这一古老的“贵游文学”进入大众视野呢?

许结认为,古人讲先读律赋,后读古赋,这是一种说法;《昭明文选》中有一些汉赋名篇,也可以读;如果觉得汉大赋难的话,可以先读曹植的《洛神赋》。“《洛神赋》很好,那么多画家画它,为什么?美丽啊,好读啊。”同样美和好读的,还有属于律赋的王棨的《江南春赋》,而欧阳修的《秋声赋》、苏东坡的《前赤壁赋》等,这些都是名篇,也值得推荐。

为了让新时代读者多了解赋体文学,不久前,许结还经江苏凤凰文艺出版社推出了《香草美人:许结讲辞赋》,深入浅出地介绍了辞赋的发展流变、体类、结构、写作技巧及其美学特征,同时对辞赋名篇作出独到的鉴赏,让普通读者也能真正读懂辞赋名作,亲近经典,感受古典文学之美。

南京日报/紫金山新闻记者 王峰

来源:南京日报  编辑:张琦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