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NEWS.LONGHOO.NET/WENHUA

您的位置:龙虎网 >文化频道 > 文都动态

南大学生集体创作《红楼前梦》

2022-06-10 08:13:00

龙虎网讯 《红楼梦》进入今年高考作文题,再次引起人们对这部经典名著的热议。

在今天,《红楼梦》该怎样读?如何让年轻人亲近《红楼梦》?南京大学文学院教授苗怀明一直在做努力探索。日前,他在“古代小说网”刊发学生们创作的《红楼前梦》:如果贾珠没有死,元春或许会如愿嫁给心悦之人,成为《红楼梦》中的另一位贤妻良母;刘姥姥这位曾经的最美村姑在年轻时经历了什么,其性格又是怎样形成的?除贾宝玉是当之无愧的男一号,贾府另一位有着“完美人设”光环的贾珠在走向生命终点的过程中究竟遭遇了什么?一系列“学院派”的再创作,引起网友的极大兴趣。

顺着人物性格 将《红楼梦》的故事“往前写”

从《红楼梦》阅读欣赏的角度来看,作品一开始就设定了许多前提:香菱已经三岁,甄士隐年过半百,贾雨村是穷困书生,贾母白发苍苍,林黛玉失去了母亲……这些既是后文故事情节展开的条件和前提,同时又是前一段故事的结果。贾母当年是如何做管家媳妇的?贾敏为何嫁到苏州?元春怎样入宫的?这些悬念在一定程度上就成为“叙事黑洞”,虽然曹雪芹没有写到,但读者却不能不去想。

在教学过程中,南京大学文学院教授苗怀明为学生列了40位红楼人物,内容包括“ 荣宁二公的英雄业绩”“焦大的戎马生涯”“贾母的少女、管家婆时代”等。很多内容看似有点“八卦”,但要求却非常严格,比如前传中人物的性格特点应与前八十回保持一致;应以前八十回中透露的线索为写作依据;作品要能解释人物在前八十回中的性格和处境,与其形成无缝衔接;叙事手段及风格也要与原著保持一致。

在此基础上,创作者还要交一篇创作手记,交待清楚创作的来龙去脉,这就要分析前八十回中留下的线索及人物特点。比如给贾母取名,《红楼梦》中并没有交待贾母叫什么。经学生“安排”,贾母之兄叫史煦。因为史煦一辈族谱中的姓名都从火,即部首为“火”或者“灬”。于是贾母的名字就叫史煣,“火”寓意活泼开朗,“柔”又指宽和慈爱,而“煣”又是用火烤弯曲的意思,指史太君在贾府中,由直爽的少女被磨砺成为管家女主人。

贾珠之死背后 印证着不堪重负的家庭教育

在《红楼梦》中,贾宝玉是当之无愧的男一号,但在他之前,曹雪芹还塑造了一位有着“完美人设”、自带光环的人物,他就是贾府大公子贾珠。在第三十三回“宝玉挨打”情节中,王夫人由宝玉联想起贾珠,感叹道:“若有你活着,便死一百个我也不管了。”贾珠命运的走向改变了荣国府几乎所有人的人生轨迹。

贾珠年少聪颖,孝顺听话,是父母眼中的好孩子,如果没有过早离世,他的人生轨迹应该是生下长孙,考取功名,步入朝廷,然后继承家业,一生将在平稳顺遂、长乐无忧中度过。可是,如此孝顺又听话的贾珠为何会早亡?南京大学文学院大四学生吴滢以《落孙山庭训千里驹 投湘水魂归一抔土》为题,写下了“贾珠之死”。

对贾珠的描述,冷子兴在第二回说:“十四岁进学,不到二十岁就娶了妻生了子,一病死了。”但在吴滢合理的推测与创作中,贾珠的死,或许不是简单的病故,而是荣国府的一件密辛,被“病故”的名头掩盖住了。“贾珠一直处于高度的精神压力之下,在去世前大概参加了两次秋闱却均未中举,两次失败对他造成了巨大的打击。”

贾珠从一出生即被当作荣府继承人来培养,他的父母对他抱有中兴贾府的期待。所以,贾珠很小就开始接受科举的训练,并于十四岁考上秀才,直到去世时还在为考取举人做准备。身为正房长子,王夫人对他的管教也非常严厉,王夫人曾对袭人说:“先前你珠大爷在时我怎样管他?难道我如今倒不知管儿子了?”由此可见,王夫人管束过紧,对贾珠是有一定影响的,及至后来去世,反而成为王夫人的心理阴影——对贾宝玉不敢管束太紧,以免发生不虞之事,心里也就默许放任贾宝玉自由生长。

除却功名未就,贾珠与王夫人、李纨的矛盾也十分棘手。李纨曾对平儿倾吐,她不是容不下人的,但是贾珠一死她就把姬妾都打发了,可见李纨对这些姬妾心有怨妒。吴滢进而分析,家族的期望、父母的高压、在婆媳关系之间的周旋、妻子与自己不能互相懂得等因素,让贾珠很难真正放松、高兴起来。“如若此刻恰逢病中,情绪抑郁,很有可能选择自戕。”

人生被按下加速键的贾珠,在经历人生的大喜大悲中,最终走向早夭。可是,在贾府掌握家族话语权的阶层中,并没有人能有时间真正反思贾珠的死亡,而是陷入慌乱之中,忙着送元春入宫,忙着转变对贾宝玉的教育方式,以培养下一个继承人。

绝不可忽视的荣府长女 差点成为贤妻良母

作为“绝不可忽视的荣府长女”,元春在《红楼梦》中出场次数屈指可数,却丝毫不影响她的存在感。从冷子兴口中,读者得以知晓她贤孝才德样样兼备;省亲一行,又能了解到她之于宝玉亦姊亦母的情感。及至后来,元春圣眷隆宠,贾家乃至王家诸人便作威作福,元春急病逝去,贾家树倒猢狲散,王家也很快土崩瓦解。

在贾政与王夫人的二子一女中,贾珠与元春都是“戏份不多”,贾珠早早去世,元春也早早入宫。“却说荣府大小姐元春长到十五六岁,生得螓首蛾眉,又兼言语举止淑静平和,恭顺长辈,友悌兄弟,且颇通文墨,宁荣二府上上下下,无一人不赞其贤孝才德样样齐备。”南京大学文学院学生张子玥以《惜幼弟元春兼西席 死长子贾政成国戚》为题,写下元春进宫前的故事,其时,她是贤孝才德样样兼备的大小姐,还给弟弟宝玉充当起了“先生”的角色,空下来便解读两句《诗经》点拨宝玉。然而,府里的情况却让元春有些担忧:元春见宝玉小小年纪,却对经济仕途有些反感抵触,想到宁荣二府现今的光景竟是每况愈下了,隐隐忧虑,又思及贾珠努力进取,虽此次落第,终究会谋得一官半职,再将宝玉悉心教养,贾府尚有再度光耀之机,按下愁绪,只盼宝玉早日懂事,认真钻研仕进之道。

可是,由于贾珠早早去世,贾府光耀门楣的任务,自然就落在了元春身上,只有进宫,才能让贾府有个“依靠”。元春思前想后,明白若要保贾家富贵,自己定要作一枚棋子。富贵荣华终究不是天降,眼看宁荣二府一代不如一代,自己虽存了复起家族兴荣之心,却生作了女儿之躯,纵有再多的筹谋计划,终不如结一门好亲事以利宗族。

元春终于活成了别人眼里的角色,她是凤藻宫尚书、贤德妃,是贾政、王夫人的好女儿,宝玉的好姐姐,贾府的保护伞,却唯独不是个体鲜活的“元春”。张子玥认为,元春用自己的青春换来了大观园,而大观园承载了无数少年男女的情与爱,这或许得以从某种意义上弥补元春的缺憾。

戏份很足的紫鹃 有着与黛玉经历相似的故事

紫鹃在《红楼梦》中是一位非常重要的丫鬟,在一百二十回的篇幅中,出现了四十五回。她原本是贾母身边的二等丫鬟,在黛玉进入贾府后,贾母将她给了黛玉。作为林黛玉身边的大丫鬟,紫鹃所有故事都是围绕黛玉展开的。

据南京大学文学院学生王珺玥分析,紫鹃身上有着不属于丫鬟的内向与沉稳,像是经历过大风大浪后的沉淀。她为什么能在这个年纪如此稳重,懂得将体弱的黛玉照顾得如此细微?她有什么别人没有的经历?王珺玥从紫鹃的名字中寻找到创作密码:“紫”有神秘、高雅之意蕴,正暗含紫鹃高贵和典雅的品性;“鹃”兼鸟名与花名,这在自然界绝无仅有。杜鹃花的火红又象征了紫鹃对黛玉的热情与体贴,她是贾府中除宝玉之外,唯一一个真正理解黛玉并且精心呵护她的人。

除了照顾黛玉,紫鹃最大的作用就是为宝黛爱情穿针引线。王珺玥进而想到,她为何能像是为了自己的爱情一样全心全意?紫鹃从前发生了什么事,能让她对男女之情如此心领神悟?又是有什么经历,能让她不同于其他身份低微的丫鬟?此外,“鹃”虽有真善美之味,但同样带有杜鹃啼血之悲,紫鹃之名为黛玉所改,间接预示着黛玉的悲剧命运,同时也暗示着紫鹃自己的命运。

“紫鹃过去所经历的一切仿佛《红楼梦》中贾府的再现。”在此基础上,王珺玥将紫鹃的过去设定成一个与黛玉经历相似的故事。正是与黛玉相似的经历以及历经磨难后的心境,让她义无反顾将自己的一腔热血倾注在黛玉身上,并在宝黛爱情上弥补自己过去的遗憾。在那段同样朦胧、美好的感情中,他们一起长大,一起玩耍,一起读宝黛也读的《西厢记》。

“学院派”再创作 让名著更贴近大众

在苗怀明看来,学生们的创作既不是胡说八道,也不是“标题党”,而是“学院派”。

苗怀明认为,文学作品的接受有多种形式,其中就包括翻创。从嘉庆年间到当下,《红楼梦》的续书达到两百多种,但都是往后续,没有往前写的,组织同学们一起写《红楼前梦》,既过了创作的瘾,也可满足其他读者的好奇心。

苗怀明在南京大学承担《红楼梦》课程已有20年,基本是在每一年的下学期开设两门《红楼梦》的课,一门开给大一的学生,即《红楼梦阅读》,另一门是开给大三学生,即《红楼梦研究》。作为一名工作在第一线的教育者,苗怀明在教学方面做了一些探索,并将学生的《红楼梦》作业作为探索成果结集出书,一本书是《寻梦金陵话红楼》,是最早采取传统教学方法为同学们出的作业集;第二本叫《南京大学的红学课》,这是苗怀明近年来借助新媒体、公众号、网站所做花式作业的结集,即通过请“红楼”人物吃饭等沉浸式阅读,加深对《红楼梦》的印象;即将出版的《红楼前梦》先期在微信公众号“古代小说网”刊发,引起网友的极大兴趣。

“一本正经搞笑,认认真真读书。该严肃的时候严肃,该轻松的时候轻松。”苗怀明认为,《红楼梦》作为一部具有自传色彩的小说,其中的金陵不仅仅是地理意义上的南京,更是一个江南温暖家园的意象。对于文学名著的“再创作”,也侧面证明了大众对于《红楼梦》的熟悉程度,“如果将名著奉为神灵,都不许开点‘玩笑’,事实上是将名著与大众分开了。”

南京日报/紫金山新闻记者 王峰

来源:南京日报  编辑:朱丽敏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