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龙虎网

您的位置:龙虎网 >新闻中心 > 龙虎网评 > 龙虎网评 >

粽香里的端午节

2021-06-11 16:19:11

又到粽叶飘香时,记忆的匣子里,每到端午节,家家户户便开始忙着浸糯米、洗粽叶、包粽子。端午的情怀伴着粽子的清香飘向千家万户。

“碧艾香蒲处处忙。谁家儿共女,庆端阳。细缠五色臂丝长。”按照端午习俗,母亲将艾草插门外,艾香扑鼻来,轻柔地为我手臂、脚踝、脖子系上五色丝线,寓意除病辟邪防五毒。然而,孩提时的我最期盼的是能吃上香甜糯软的粽子。

那时,包粽子是场隆重的集体行动,很有仪式感,母亲与邻居们结伴骑车二十多公里去南京与安徽交界处的滁河边上采摘箬竹叶,然后大家一起分拣采回的粽叶并带回家。母亲将粽叶先是用开水烫一下,然后用冷水浸泡、清洗粽叶,细心地准备好一段段白色棉线待用。糯米用温水浸泡,水的高度一定要没过米,因这样泡出来的米,会让粽子更加有光泽、口感好。

青绿的粽叶卷成一个圆锥,满满地填入软甜的糯米和清新的莲子,包好后再用棉线系紧,洁白的糯米和粒粒蜜枣瞬间变成一个个棱角分明的“廉心粽”。当然,母亲知道我爱吃肉,会另外包一些鲜肉蛋黄的粽子单独给我“开小灶”。

记忆里的村子那么地乡风淳朴,粽子包好后,邻里们相互赠送不同馅料的粽子。每家每户都会给村里的鳏寡孤独老人家里送一些去,让他们也能吃上清香美味的粽子。母亲告诉我以莲子等材料制成的“廉心粽”,蕴含着清清白白、邻里连心等美好寓意。

与母亲灵巧秀美不同,父亲是一名钢铁工人,他话很少,总是铁着一张脸,幼年的我莫名地害怕这样的父亲。但每到端午,父亲变得有所不同,常常给我讲屈原的故事,借着端午假期带我到周边游玩一番,那时便觉得严肃的父亲也可爱起来。

仲夏之交,父亲最爱骑着二八自行车把我放在后座自制的小座椅上,车篓里放着一壶水,车龙头上挂着母亲包的粽子,当作我们的干粮。他骑着车给我讲革命先驱故事,令我记忆最深刻的就是陈望道在浙江义乌老家废寝忘食翻译《共产党宣言》,“蘸着墨汁吃粽子”的故事。

童年的端午是一堂堂生动的实践课,父亲带我走过的路、看过的风景,有泉珠万斛的彩色珍珠泉与静谧秀丽的百里老山;有1914年保留至今的浦口老火车站;还有雄伟壮丽的南京长江大桥,桥的两头连接着江南江北的南京人,长江大桥上的白玉兰花灯在我幼小的灵魂深处释放蜿蜒四溢的香气,淳美、温暖。

年少时,父亲带我去看他工作的地方(原南京钢铁厂),十里钢城,钢花飞溅。在扬子江畔,从南钢一路骑车到电厂再到南化公司与扬子石化,各色粗细不同的金属管道在半空鳞次栉比地排列,冒着袅袅白烟的高大工业烟囱,影影绰绰的机器生产声音与父亲赞叹声充斥着我的耳膜,“工业”与“爱国”这两个词语,同时碰撞交融地被刻骨入髓,虔敬、深刻。

父爱如山,端午节里包含父亲对我沉甸甸的爱与教育,他说的少做的多。工作以后,节假日只要不加班我就回家陪伴父母,母亲最自豪的便是我这么多年还是一口气能吃三个粽子。

今年中国共产党成立100周年,恰逢父亲60岁,母亲提议想去北京看看毛主席,父亲欣然同意,说有30多年没有去过北京了。女儿也拍手叫好,可以看见天安门啦!

动车上,父亲把小外孙女搂坐在怀里,又说起陈望道“蘸着墨汁吃粽子”的故事,母亲从食品袋里拿出粽子剥开递给爷孙两人。

我站在过道,听见女儿稚嫩的口气问道:“阿公,蘸着墨汁的粽子甜吗?”

伴着粽子的清香,望着女儿葵盘一般的笑脸,仿佛看到了童年的我与父亲,瞬间泪如雨下。悄悄理好情绪,回答她:“甜,那是世上最甜的粽子!”(貌娟)

来源:龙虎网  编辑:苏芮

相关推荐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