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龙虎网

您的位置:龙虎网 >新闻中心 > 南京新闻 >

从此,南京城市发展打开新格局 ——写在江心洲长江大桥通车之际

2020-12-24 07:11:29

南京江心洲长江大桥将于今天14:00通车。 南报融媒体记者 徐琦 吴彬摄

今天,南京城市交通迎来历史性高光时刻——江心洲长江大桥和上坝夹江大桥下午2时正式通车! 

两座过江通道同时开通,不仅史无前例,而且意义非凡。尤其是江心洲长江大桥,一头连着河西新城,一头直达国家级江北新区,南京两大新兴增长极在此亲密“握手”,凌波一跨只需10分钟。从此,南京真正实现“双主城”格局,拥江发展增添澎湃动力。

这是“十三五”即将收官之际,南京攻坚克难夺取“双胜利”,在“争当表率、争做示范、走在前列”中扛起省会担当,以奋斗和落实交出的一份“南京答卷”。

22日下午5时,完成夜景照明调试的江心洲长江大桥正式亮灯,流光溢彩,如梦似幻。光影拨动金陵的夜色,演绎一座城与一条江的美丽故事,映照着美丽古都的美好未来。

——从此,“过江难”得到有效缓解。

在江心洲长江大桥通车前,南京虽然有6条过江通道同时在建,但已经5年没有新的过江通道开通。这5年里,国家级江北新区发展持续提速,重大产业项目纷纷落子,80万人成为江北新市民,曾经的发展“洼地”蝶变为创新创业的热土,一座现代化滨江新城正在快速崛起,随之而来的是“过江难”日益凸显。据统计,目前早晚高峰期,应天大街隧道平均每小时车流量约6500辆,定淮门隧道平均每小时车流量约7700辆,已严重超出设计标准,无法匹配出行的需要。“过江难”成为制约江北新区打造高质量强劲增长极的瓶颈。

“江心洲长江大桥开通后,我每天至少可以多睡半小时懒觉。”住在江北保利云禧小区的袁广霆在雨花台区云密城工作,平时上班开车要沿团结路、浦滨路至长江隧道,再经内环南线、凤台南路到单位,途经多处早高峰“堵点”,每天路上耗时至少70分钟。江心洲长江大桥开通后,他上班不仅可以避开堵点,直线距离也近了很多。更让他开心的是,油坊桥立交匝道开通后,下了江心洲长江大桥便是快速路,没有红绿灯。“‘多重利好’之下,路上时间较平时至少节约一半。”袁广霆说。

“江心洲长江大桥向北依次衔接江北的宁合高速、江北大道,向南依次衔接江东路、城西干道和绕城公路,既完善了市域快速路网体系,也对分流江宁地区、浦口老城、桥林片区及安徽方向的过江交通车流,缓解应天大街隧道、定淮门隧道等的交通压力发挥了积极作用。”市交通运输局相关负责人表示。

——从此,交通格局彻底改变。

如果将南京的交通路网视为一盘大棋,江心洲长江大桥无疑是“棋眼”。它的通车,不仅仅是让南京多了一条免费过江通道,从快速路网结构来看,其与江北大道、上坝夹江大桥、八卦洲长江大桥以及绕城公路组成的南京绕城公路环线正式实现闭合。

“未来油坊桥枢纽、五里桥互通全部建成后,南京绕城公路快速环线将完全形成,江南、江北快速路过江通道与绕城公路环线实现无缝衔接,对南京跨江交通快速出行具有重要作用。今后,不管身在南京城何处,只要进入城市快速路,绕城公路环最远两头开车1小时内可达。”市交通运输局相关负责人表示。而绕城公路环线和绕城高速环线一起,又将南京城周边10余条高速公路连接成网,有效缓解了市内交通压力,也为南京实现拥江发展以及江北新区、河西新城、南部新城、板桥新城、麒麟科技生态园的进一步发展升级创造了良好交通基础条件。

市规划和自然资源局市政交通处处长陈燕平说,江心洲长江大桥的开通,对于两岸交通格局都具有重要意义。河西内部交通虽然相对完善,但外部交通联系尚显不足,江心洲长江大桥和油坊桥互通、龙翔大道的建设,对河西地区与外部的交通联系贡献很大。对江北来说同样如此,过江车辆在五里桥互通与改建后的江北大道转换,通过临江互通与横江大道(北段)、浦滨路、滨江大道转换,有利于新区交通的内畅外达路网格局的优化。

陈燕平向记者透露,按照未来的规划,绕城公路环、绕城高速公路环之外,南京还要谋划都市圈高速环,以锦文路过江通道直抵龙潭过江通道,向西南连接马鞍山,向东北对接镇江、扬州等城市,围绕江南江北,形成快速路和高速路通道,收费站集中在都市圈高速环上,包括大胜关长江大桥在内的过江通道将来都会成为市内快速免费通道,促进城市快速联系和发展。南京的“城市交通版图”将继续扩大,交通首位度、城市首位度进一步得到提升。

——从此,真正实现“双主城”格局。

在《南京市城市总体规划(2018—2035)》中,江北新主城已成为与江南主城对等的南京主城。从地图上看,由北向南,定淮门隧道到江心洲长江大桥之间,对应的正是江北核心区的主要构成部分,也是江北自贸区的主要范围所在。自西向东,江心洲长江大桥串联的区域包括浦口雨山路、江北核心区(研创园)、江心洲、河西CBD(河西中与河西南交界处的江山大街)、雨花软件谷、南部新城等,恰好都是南京重点新兴增长极,处在高速发展阶段。人才、技术、信息、资金等创新要素,通过交通一体化建设源源不断在两岸之间流动,为南京“一江两岸”联动高质量发展提供坚实保障。

“江心洲长江大桥的建成,不仅使江北核心区主要过江架构完成,而且让‘双主城’的城市格局真正得以实现。”江苏省城市科学研究会暨省城市规划协会(学会)城市综合交通专业委员会副主任委员、东南大学交通学院教授过秀成指出。“江心洲长江大桥对拥江两主城发展的生产、生活、生态空间的积极效应不言而喻。桥梁带动性的轴式辐射,将彻底改变一条或者两条通道时的格局,形成网状化路网的拥江交通格局,也让两岸之间的通联有了很多选择。”他说,“这种网络化的格局,会形成一定的集聚效应,而网络化和集聚效应又产生了叠加效应,这将大大促进长江两岸经济的协调发展。”

“江心洲长江大桥的通车符合南京多年来交通廊道与城市多中心发展匹配的空间格局,通过跨江通道搭建,让江南江北双主城共享发展。它为整个江南江北主城的互动打开了新通道。”市规划和自然资源局相关人士表示,南京城市布局和很多城市不同,不是按照同心圆谋划,而是多中心布局和发展,交通廊道与城市的发展方向紧密衔接。交通廊道推进,相应的规划会按时序依次布局;交通廊道建成,片区发展也随之进入新起点。今年,随着浦口区公布城南中心和江浦老城中心的建设规划,江心洲长江大桥江北段两侧的蓝图已经明确:城南中心将打造凝聚活力与繁华的浦口“城市新客厅”,成为江北城市中心功能完善的首要承接地;老江浦传统县城则升级为江北新主城的中央活力区,一条以江心洲长江大桥为轴的新兴发展线正在崛起。

未来已来。

南报融媒体记者 李芳 冯兴 何钢 顾小萍

来源:南京日报  编辑:袁健

相关推荐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