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龙虎网

您的位置:龙虎网 >新闻中心 > 南京新闻 >

6名南京大屠杀幸存者集体发声:不忘历史,珍惜和平

2020-11-17 14:12:51

龙虎网讯(记者 袁健 朱安龙 通讯员 俞月花)2020年南京大屠杀死难者国家公祭日将至。今年以来,有4位南京大屠杀幸存者去世,目前在册幸存者仅有73人。11月16日,在侵华日军南京大屠杀遇难同胞纪念馆,6位南京大屠杀幸存者在纪念馆接受记者采访。

石秀英:一定要记住这段历史!珍惜今天的生活!

1937年,石秀英只有11岁,一家七口人住在南京七家湾,那年日军进城后,全家躲进了上海路附近山上的一间芦席棚子。

“日军进城后的一天,我父亲下山买小菜,他一去就再没回来。后来听一位亲戚说,他在水西门看见日军刺杀中国人,我父亲身上被刺三刀。”

“我的哥哥那一年19岁,有一天在家被日本人抓走了,抓走时他跟我的小弟弟说‘你快回家,哥哥一会就回来’,但是哥哥却再也没有回来……”石秀英哽咽着说,“父亲被害后,家庭生活很困难,母亲靠给人倒马桶,一个月挣2角钱,买黑大饼给大家勉强度日。”

这段故事,石秀英曾讲给很多人听。她说,只要活着,就会一直讲下去。“我想告诉年轻人,一定要记住这段历史!珍惜现在的和平生活。”

谢桂英:我不想哭的,可是提到这段经历,我实在是忍不住。

“我不想哭的,可是提到这段经历,我实在是忍不住。”96岁的谢桂英想起这段经历,仍然止不住泪流。

“有一次,我背着两岁的小弟弟在外面找野菜吃。碰到日本兵,日本兵把我弟弟拉下来,摔在菜地上,然后拖着我两只脚在菜地上转来转去,我妈在旁边求:‘ 洋先生、洋先生’。”

“我的头碰到地上石头,流了好多血,日本兵看我不行了,就把我放了。那时候家里穷,没有药。我妈用烧柴火的灰按在我头上。我头上到现在还有疤。我小弟弟回家就一直拉肚子,拉死了。”

“现在住楼房,生活那么好,是因为和平,我们要珍惜这来之不易的和平!”谢桂英说。

蒋树珍:国家平安,我们的小家才有了这份幸福。

92岁的蒋树珍清楚地记得,1937年,日军进城前几天,她外婆和妈妈带着她、哥哥、弟弟一同跑到农村亲戚家。

“有一次,日本兵要鸡蛋,外婆说没有,但在我们住的那家翻到了鸡蛋。日本兵火了,就举起了枪。恰好那时,窜出来一条狗,日本兵的枪打歪了,外婆幸免于难。”

“我还看到日本兵检查两个年轻男子,然后将他们拉到房后枪杀了。那时,在乡下看到城里的火光很大。我们回来的时候,江东门那里死尸很多。”

83年恍如隔世。如今,蒋树珍的生活发生了巨大变化。“我有6个儿女,6个孙子孙女,5个重孙子孙女,他们工作都很好,学习也好。我常常跟他们讲过去的事情。我希望他们珍惜和平。国家平安,我们的小家才有了这份幸福。”

熊淑兰:我们要化悲痛为力量。年轻人要努力工作,小朋友要努力学习。

“1937年,我家住在棉花堤80号,家里有爸爸、妈妈、姐姐等一共5个人。我们‘跑反’,坐小船到了江心洲。日本兵一来,我们就躲到地洞。我剃了和尚头。我母亲怀了5个多月的小孩,中途跌了一跤,回来就流产了。我大妈是小脚女人,走路慢一点,没来得及躲,被日本兵轮奸。我大伯被日军杀害,死得很惨。”

熊淑兰今年90岁了,子女们会经常回家看她,她把生活安排得井井有条,从她开朗的脸上,已经很难看出过去那些苦难的影子。熊淑兰希望年轻人好好学习,努力工作。她说,过往的历史太过沉重,只有国家富强了,人民才能一天比一天过得好。

路洪才:历史就是历史,历史是不能被否定的。

1937年,路洪才5岁。日军入侵南京前,一些外地难民来宁避难。路洪才说,家人觉得待在家里也不安全,决定向西逃难。

“父亲带着我和大舅舅跑到中华门外沙洲圩荒岛上避难。当时我的母亲已近临产,与外祖父一家留在原住地。日本兵搜查发现了一家人藏身的地窖,用机枪向洞里扫射,我母亲、妹妹、外祖父、外祖母、二舅、三舅全部遇难,仅在洞外的奶奶幸存了下来。”

路洪才直到今天还清晰记得,父亲指着母亲肚子告诉他,“你看,你还有个小弟弟,也死了。”

88岁的路洪才说:“历史就是历史,历史是不能被否定的。年轻人要记住历史,谁忘记历史谁就是背叛。我希望和平能一直保持下去。我们年轻人要努力工作,让祖国强大起来,我们才能和平安稳的生活。”

高如琴:希望年轻人在和平年代平平安安地生活。

83年来,高如琴一直没有忘记外婆临终前喊的那句“唉吆”声。

“1937年,我外祖母家住在中华门内塘坊廊。日军进城时,我父母带着我和一个姐姐、两个哥哥搬到了外祖母家。有一天,我们全家看到三四个日本兵从隔壁一户人家正门进去,便赶紧从后门往外逃。后门正对着秦淮河。外祖母搀着我沿河边走,正巧满脸络腮胡的日本兵从那户人家后门出来,便站在河边朝我们开枪。”

“第一枪打在我母亲的腿上,腿被打穿了。第二枪打在外祖母胸口,她‘唉吆’一声松开我的手,当场就倒下去死了。我们把外祖母的尸体抬到大门口,路上看到这一带死了很多人。我们不敢多留,把外祖母安葬后,第二天就到上海路难民所。”

“希望年轻人在和平年代平平安安地生活。”高如琴说。

来源:龙虎网  编辑:杭程

相关推荐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