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龙虎网

首页| 新闻| 政务| 民声| 舆情| 民生| 短视频| 房产| 旅游| 汽车| 教育| 会计| 财经| 公益| 视频| 我们家| 龙虎网全媒体矩阵

您的位置:龙虎网 >新闻中心 > 综合新闻 > 社会新闻 >

宝粉反思:从理性到狂热

2018-03-02 16:28:09 我要播报

2018年2月23日,广东省广州市两名钱宝网非法集资参与人盘某、郭某因伙同多人,在该市广州塔等多个公共场所拉横幅、喊口号并拍摄视频上网,被江苏省公安厅直属公安局以涉嫌寻衅滋事犯罪采取刑事拘留措施,并在广东警方配合下将他们抓获归案。他们对自己的违法犯罪事实供认不讳,并深刻反省悔过。盘某、郭某是IT行业员工,他们本应具有严密的逻辑思维和严谨细致的工作态度,但在接触钱宝网后却为何变得如此狂热,失去理智,信谣传谣,甚至走上违法犯罪道路?下面请看对他们的专题采访。

作为计算机专业毕业的“理工男”,供职于广东某科技股份有限公司的盘某、郭某,本具有较强的理性思维能力,却经不住高利诱惑,一步步失去自我控制能力,深陷钱宝网投资迷局。赚钱梦破碎后,又被流言蛊惑,再一次丧失理性,走上街头拉横幅、喊口号,并制作视频在网上传播。因涉嫌寻衅滋事,他们于2月23日被警方刑事拘留。在看守所里,从狂热状态中冷静下来后,他们终于认识到了自己的错误,呼吁那些仍然执迷不悟的“宝粉”尽快回归理性,回归到正常的工作、生活中。

被假象迷惑,被贪欲控制,落入陷阱不能自拔

或许是因为距离太远,没有参加过钱宝网举行的任何线下活动,没有参加过“雷的盛宴”,与张小雷没有任何直接接触,盘某和郭某对张小雷并没有什么崇拜感,也不太关心张小雷是个什么样的人。他们甚至在投资钱宝网之前,就认为钱宝网是“资金盘”,是“庞氏骗局”。他们投资钱宝网的目的很简单,就是为了“赚一笔就走”。

盘某说,他是2015年初经一个网友介绍加入钱宝网的。注册后,一开始,他只是点击网站里不需要付保证金的广告,每天赚几块钱。“就是薅薅羊毛,赚点午饭钱。”后来,他终于忍不住,往里面多投了点钱,那年春节前往钱宝网里投了15万元。“我本想大年三十前把钱提出来的,结果一不小心让钱在钱宝网里过年了。春节期间不能提现,那个年我都没有过好,生怕钱被卷跑了。”盘某说,“投钱的时候我就觉得钱宝网靠点广告不可能赚钱,是个资金盘,这种东西到最后,要不被挤兑,资金链断裂,要不就是老板卷款跑路。”

春节过后,盘某立刻把钱宝网里的本金和收益全部提现,投入收益更高的蛙宝网。

到了2015年11月左右,盘某看到钱宝网开始做微商后,又把投向蛙宝网的本金抽出来,继续投资钱宝网。“我觉得钱宝网做的那个微商也不可能赚钱。因为其中的消费大多是用宝券的,宝券是钱宝网赠给宝粉的,纯粹是在烧钱。”

盘某说,当时他考虑的不是微商能不能赚到钱,而是钱宝网搞微商吸引了大量的“宝粉”。“有很多‘宝粉’会注册充钱,这让我觉得钱宝网有大量的资金涌入,应该还能支撑很长一段时间。至少比蛙宝网那种纯粹的资金盘更有迷惑性,更稳一些。”

郭某是盘某的同事,与盘某抱有同样的想法。在单位从事项目管理的他,甚至用专业知识计算过钱宝网的资金盘面。“钱宝网号称有百万‘宝粉’,我通过计算,认为它的安全周期应该是比较长的,至少不低于两年。”郭某说。

郭某和盘某都认为,张小雷“很会玩”,把微商变来变去,每次变化都让人觉得“很火”,每次变化都让他们延长了对钱宝网安全周期的预计。而且,张小雷宣称自己有很多实业,每次通过视频发表演讲的时候,都“非常自信”,这些,干扰了他们对钱宝网安全周期的判断。

无论是微商还是实业,盘某和郭某都坚定地认为这是张小雷对钱宝网的包装,钱宝网的本质就是“资金盘”。他们都认为钱宝网出事是必然的,却都认定它处在安全周期内,一次次向钱宝网追加投资。后来,盘某的投资超过100多万元,郭某也达到90多万元。

“我本想着把本金提出来,只留下收益继续赚钱,能赚多少是多少,有好几次我还设定了退出期限,但是,当我看到账面上的钱越来越多的时候,我的贪欲就变得越来越大,警惕性也变得越来越低,总觉得自己还能多赚一点,就这样慢慢被贪欲完全控制了,只想着继续搏一搏,想着自己不会那么倒霉成为最后一棒,结果,没想到钱宝网这么快就倒了。”说到这里,盘某的眼神黯淡了下来。

被流言裹挟,被幻想左右,走向违法而不自知

盘某说,得知张小雷投案自首的消息后,他本来是想报案的,“我就去‘宝粉’微信群了解这个事,结果大家说早报案晚报案无所谓。然后就有各种各样的负面信息铺天盖地而来,有音频的,有视频的,而且越来越多。我就开始蒙了,觉得和自己理解的不一样,开始迟疑、等待,随着这类流言越来越多,慢慢就被带歪了。”

盘某说,当时“宝粉”群里的主要的流言有:“张小雷是被冤枉的,在看守所里遭到迫害、殴打”、“钱宝网是一家合法的企业”、“政府想吞我们的钱”、“不能报案,否则钱宝案就会被定性为非法集资,不受法律保护,‘宝粉’们的钱就会被没收,一分钱都拿不回来”。

“当时我们压力很大,整个精神状态很难保持理智,被这些流言煽动后,就彻底丧失了理性判断能力。”盘某说。

“因为被流言裹挟了,对待官方发布的权威消息,我们开始是质疑,后来是抗拒,到最后,人就开始变得极端了。”郭某说。

“到了快过年的时候,大量的‘宝粉’群都开始流传,说张小雷在看守所里受到虐待,得了重病,身体快不行了,还不给请医生,估计这个年都过不去了。”盘某说,作为一个“宝粉”群的群主,他觉得自己必须做点事去阻止这种情况的发生。

因为从“宝粉”群流传的的视频中看到,外地有“宝粉”在街头拉横幅,他们就决定仿效。2月13日下午,盘某、郭某和一些“宝粉”一起,走上广州街头拉起横幅、喊起口号,并拍下视频发到“宝粉”群里。

“其实我们也不是真的为了张小雷,主要是因为我们不愿意接受钱宝网倒闭的事实,我们就幻想着,用这种方式,把‘宝粉’们发动起来,大家一起起哄,制造影响,把张小雷捞出来,把钱宝网救活,然后把里面的钱提出来。”郭某说,“而且,因为不懂法,最后,我们不知不觉就走上了违法犯罪的道路。”

被经历“打脸”,被现实唤醒,呼吁“宝粉”回归理性

盘某和郭某用自己的亲身经历,证实了“宝粉”群里那些流言的荒诞。

“刚进看守所的时候,我很害怕,因为那些关于张小雷的流言,让我觉得看守所里很可怕。进来之后,亲身经历告诉我,我被流言蒙蔽了。”

盘某说,他在看守所里经历的和“宝粉”群里的流言“就不是一回事”。“看守所里的管理很规范,所有的事情都是按照法律规定来的。所里对我们的健康和安全状况很重视,进来都要体检的,医生每天都要巡视健康状况。驻所检察官一个个问我们,有什么法律需求,需不需要提供法律援助。管教对我们都很关心。我这段时间心理压力比较大,管教经常跟我聊天,给我减压。”

对于这一点,郭某同样体会深刻。他说,“我进来的时候是有感冒的,管教马上带我去看医生,每天给我量体温、吃药,很关心我。”

在看守所里,经过冷静思考,盘某和郭某都认识到,“宝粉”群里那些流言,都是无中生有,根本经不起任何推敲。

“比方说,说钱宝网是一家合法的企业,这个我们自己都是不相信的,我们开始就知道这是个资金盘啊。说政府想吞我们的钱,这更可笑了。张小雷是因为钱宝网资金链断裂自首的,钱宝已经没钱了,怎么吞呢?群里的流言都是无中生有的,如果有真凭实据的话,完全可以到有关部门举报,为什么只敢放在网上煽动舆论呢?很明显,经不起查证啊。”盘某说,这些简单的道理,只要冷静下来,稍稍想想就能明白,可是,“当我们处在不理智的狂热状态时,就不愿意去想,不愿意接受现实。”

郭某则一直在关注易租宝的相关消息。他说,“易租宝的判决已经下来了,开始执行了,听说经过核实的投资人能获得一定比例的返还。这说明,‘宝粉’群里流传的报案就拿不到钱的说法是瞎掰的,也说明政府和公安机关的出发点是为了帮我们追回损失。”

对于走上街头拉横幅、喊口号,并制作视频在网上传播的违法行为,盘某和郭某都感到很后悔。

“我是一错再错。”盘某说,“当初丧失理性,抱着赌博的心态投资钱宝网,想要不劳而获是个错误;后来,听信群里的流言,再一次丧失理性,造谣传谣,并且做出极端的行为,触犯了法律,又犯下更大的错误。我的行为,害人、害己、害了家人,现在想想,真是悔不当初!”

“现在想起家人,我就心如刀割。”说到这里,一直很冷静的郭某突然泣不成声,“家人、亲情,才是最重要的,一家人在一起,平平淡淡才是真。”

盘某和郭某呼吁那些仍然想通过违法方式“维权”的“宝粉们,尽快回归理性、回归到正常的工作、生活中。

盘某深有感触地说,“前段时间,我完全被流言裹挟了,整个人一直处于丧失理智的狂热状态,直到进了看守所,和流言隔绝了,人才重新冷静下来。所以,我建议‘宝粉’们多些时间和家人相处,远离流言,找回理性。我们做任何事,都要对自己负责、对家人负责,因为我们是成年人。”

来源:神盾局小探员  编辑:杭程

相关推荐

要闻精选

南京生活圈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