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龙虎网

首页| 新闻| 政务| 民声| 舆情| 民生| 短视频| 房产| 旅游| 汽车| 教育| 会计| 财经| 公益| 视频| 我们家| 龙虎网全媒体矩阵

您的位置:龙虎网 >新闻中心 > 龙虎原创 >

明代下关曾有座大型造船厂 能造海船还仿造过欧洲战船

2018-07-11 13:46:22 我要播报

今天(7月11日)是中国航海日,六百多年前的1405年7月11日,明代的著名航海家郑和率领着庞大的船队从太仓出发,开启了七下西洋的壮丽史诗。在郑和船队中,以庞大的规模结构而为人熟知的宝船巨舰,便是在南京的宝船厂中诞生,这也让南京这座内陆城市与广阔的海洋产生了联系。此外,明朝时宝船厂旁还有一座名叫“龙江船厂”的大型造船厂。除了与宝船厂一样制造海船外,明代南京的龙江船厂居然还曾仿造过欧洲的先进战船,开启了一段明朝时中国人积极学习先进技术的经历。

明朝时的南京下关曾有座大型造船厂 郑和船队不少船只来自该船厂

老下关,南京一片毗邻着长江的土地,如今是高耸的楼宇和车水马龙的街市。不过,如果时间倒流回五六百年前的明朝,下关这片土地上却堆叠着密集的木料、来往着忙碌的工人,回响着各种工具碰撞的嘈杂声响。这里,坐落着一座规模宏大的造船厂——龙江船厂。根据嘉靖年间曾任船厂主事的李昭祥所著的《龙江船厂志》记载,这座直接隶属于工部的船厂诞生于明朝初兴的洪武初年,其位置“东抵城濠,西抵秦淮街军民塘地,西北抵仪凤门第一厢民住廊房基地,南抵留守右卫军营基地,北抵南京兵部苜蓿地及彭城伯张田。”,也就是今天三岔河以北的下关地区。

龙江船厂所在的南京,虽然地处内陆,但龙江船厂在设立一开始,却有能力打造各种大型海船。根据记载,明朝初年的龙江船厂内有着四百多户来自江苏、浙江、江西、湖广、福建等多个省份的能工巧匠,按照工种的不同分布在七个不同的厂区内。其中,龙江船厂内光用于打造海船风蓬的蓬厂,就有房屋六十余间,由此可见当时船厂规模之宏大。

庞大的规模加上数量众多的工人,一艘艘海船在明初的龙江船厂内诞生。其中有不少海船还加入了郑和下西洋的船队中,走遍了太平洋和印度洋。除此之外,龙江船厂还制造战船、马船等多种用途和类型的船只。

随着洪武、永乐年后全国承平日久,大型海运活动萎缩,龙江船厂也渐渐迎来了衰落期。此后,龙江船厂甚至被革罢海船业务,到了明朝中期的嘉靖年间,龙江船厂只制造400料以下的黄船、战船等5种类型、29个不同规格的中小型船舶,与海洋的联系也逐渐消失。与此同时,来自欧洲的海船开始出现在中国的海面上。随着欧洲航海者的来临,中国人开始第一次面对西洋的殖民主义,也开始第一次接触和学习来自欧洲的先进武器装备。

明代的中国人也会“师夷长技” 西方战船在南京龙江船厂成功仿制

提起历史上中国与西方殖民者的武装冲突,相比许多人都会想到1661年郑成功的收复台湾之战。不过在此之前,自地理大发现时代欧洲人不断扬帆四海以来,中国便与葡萄牙、荷兰、英国等国武装力量爆发过多次武装冲突。而中国与欧洲殖民者最早的一次武装冲突,则是1521年的广东屯门之战。

1517年,一支由葡萄牙国王任命的使团乘坐四艘海船到达广州,这是大航海时代以来中国与欧洲的第一次官方性直接交往。之后,这些葡萄牙航海者与广东当地政府一直保持着友好关系。期间葡萄牙使团甚至还远赴首都北京希望觐见当时在位的明武宗朱厚照。但随着明武宗于1521年的驾崩,明朝政府与葡萄牙人的关系迅速恶化,并于当年在广东屯门爆发武装冲突。

俄罗斯圣彼得堡炮兵博物馆内,与明代中国仿造的佛郎机炮结构大致相同的火炮 摄影:陶禹歌

这场历史上中国与西方的第一次武装冲突虽然以明朝的胜利而告终,但葡萄牙人先进的火炮和战船依然给明朝官员和将领留下了深刻的印象。当时来华葡萄牙人所用的火炮是一种结构非常奇特的子母炮,一个母炮往往配备多个事先装填好弹药的子炮,母炮在炮身后部开了个长方形的口子用来装载子炮,当一个子炮中的弹药发射完毕后,射手可以迅速更换另一个子炮,在很短的时间内再度发射。这种火炮相较于当时需要从炮口缓慢装填弹药的其它火炮,在射速上无疑更为迅捷,以至于让时人在记述这场战事时留下了“铳发弹落如雨,所向无敌。”“中人立死”的文字。此外,这种火炮修长的炮身使得射程更远,照门、准星等装置也让射击精确度大幅提高。由于明朝将葡萄牙人称作“佛郎机”,这种火炮也被命名为“佛郎机炮”。而葡萄人驾驶的战船则“底尖面平,用板捍蔽矢石;长十丈,阔三丈,旁架橹四十,置铳三十四。约每舟撑驾三百人,橹多人众,虽无风可疾走。”由于战船两侧有数量众多的船桨,明朝人将葡萄牙人的这种战船称作“蜈蚣船”。移动灵活迅速的战船,再加上每艘船上数十门威力巨大的火炮,当时的明朝人给作为敌人的葡萄牙人留下了“驾以蜈蚣船,所击辄糜碎记”的评价。

而当时的明朝由于厉行海禁,且承平日久,战船和火器的性能水平都出现了停滞甚至倒退。在意识到武器装备上的差距后,广东前线的地方官员和将领便开始尝试首先仿造佛郎机火炮,并在1522年的西草湾之战中凭借仿造和缴获的佛郎机炮再度击败葡萄牙人。与此同时,这些西洋人所带来的先进武器也得到了明朝中央政府的关注。1524年,明朝开国将领徐达的后人,时任南京守备的魏国公徐鹏举以“佛郎机铳非蜈蚣船不能驾”为由上奏朝廷,希望朝廷能组织力量在南京仿造蜈蚣船和佛郎机火炮,这一建议也得到了嘉靖皇帝的同意。而仿造蜈蚣船的任务,便落在了南京龙江船厂的身上。根据《南船纪》的记载,当年南京龙江船厂就成功仿造出四艘蜈蚣船,作为兵工厂的南京兵仗局也铸造出一批配套的佛郎机火炮。据《龙江船厂志》记载,仿造的这批蜈蚣船长七丈五尺,宽一丈六尺,每艘船配备六门佛郎机炮。随后这批蜈蚣船被分配给新江口官军领驾操演,用于进行江防。

《龙江船厂志》中的“蜈蚣船”图像

此后蜈蚣船的仿造虽然因各种被朝廷叫停,但同时仿造成功的佛郎机火炮却在明朝军队中迅速推广,成为主力火炮之一。而南京这座城市,也在中国人积极学习先进技术的历程中留下了一道独特的印记,与三百多年后的晚清时代,“洋务运动”中金陵制造局的设立遥相呼应。(作者:陶禹歌)

来源:龙虎网  编辑:张璐

相关推荐

要闻精选

南京生活圈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