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龙虎网

首页| 新闻| 政务| 房产| 旅游| 汽车| 教育| 财经| 艺术| 公益| 城视| 我们家| 拾搭网| 亲子拾光| 龙虎网全媒体矩阵

您的位置:龙虎网 >新闻中心 >国内新闻

南京记忆 | 南京大屠杀“特殊见证人”见证了什么

2017-12-11 12:27:28 我要播报

龙虎网讯  这些年只要身体允许,王瑞颐总要来朝天宫走一走看一看,这里的每一条街巷都充满了他儿时的回忆,1937年,抗日战争爆发以前,王瑞颐一家一直住在莫愁路旁边一个叫止马营的小巷子里面。

王瑞颐是2016年8月纪念馆新找到了的一位幸存者,他是一位特殊的见证人,在南京大屠杀那些腥风血雨的日子里,王瑞颐和他的家人见证了南京城里日军的残暴,也见证了难民营中同胞的挣扎与抗争。那一年,王瑞颐13岁。

带着袖标每天引导难民排队领粥

1937年时王瑞颐已读初中,然而日军轰炸终止了他的学业,辍学在在家的王瑞颐时常看到飞机从上空飞过,城市到处冒着浓烟,隐约能听到远处的哭喊声。家里已经不再安全。

1937年11月初,王瑞颐的父亲王耀庭提出到金陵女子文理学院避难,当时金陵女子文理学院的大部分老师已经迁移到成都,美国人明妮·魏特琳是留守的负责人。王瑞颐的父亲王耀庭是在交通大学的前身南洋学堂读书,英文很好,1910年开始在南京的华言学堂任教,担任过魏特琳的中文老师,也被魏特琳称为中国最好的老师“大王”。

王瑞颐回忆,在搬到金陵女子文理学院之前,王瑞颐的大哥王瑞鼎接到军事任务,匆匆离开南京,前往广州。随后大姐王惠芬一家也西去迁往重庆,二哥王瑞临也要随金陵大学迁去成都。王瑞颐至今还记得给二哥送衣服的情景,当时母亲让他送衣服给二哥,但是他到金陵大学时,听说农学院的前一天就走了。这场战争让王瑞颐一家人离散四方,谁也不知道这场战争会持续多久,下次相聚会在何时,留在南京的他们也不知道将要面对的会是什么。

1937年11月30日,王瑞颐随留在南京的家人搬到金陵女子文理学院东苑,他们在这里一住就住了三年。也正是王瑞颐一家搬进院子的那个晚上,南京安全区国际委员会召开记者招待会宣布了南京安全区的位置和范围,金陵女子文理学院位于安全区的范围内,并被指定为专门收容妇女与儿童,随着日军濒临南京城下,安全区的各项准备工作紧张进行着,也是此时,王瑞颐的父亲王耀庭加入了中国红字会,开始参与救助难民的准备工作。

1937年12月8日,是金陵女子学院难民营正式接受难民的第一天,13岁的王瑞颐被父亲王耀庭安排去为难民工作,跟他一起的还有18的二姐王惠兰,10岁的四弟王瑞豫。

王瑞颐说当时学校里靠近围墙篱笆的地方有一个粥场,他们一些年轻的人,就是由魏特琳组织起来,带上特制的白布袖标,每天两次引导难民排队按秩序领粥。王瑞颐至今也还能记得在粥场的情形,挤满了惊恐而又饥饿的人,米不是很多,但是粥很好吃,有红豆。

父亲守在难民营门口阻止日本兵进来侵害女难民

王瑞颐回忆,日军在南京进行了近六周的疯狂屠杀,惊恐的人们纷纷逃往南京安全区避难,安全区内的25个难民营,人满为患,专门收容妇女和儿童的金陵女子文理学院至12月21日,接收难民已达一万人,远远突破之前准备接受2750人的接收限度。难民在教室里打地铺,除了留下走路的地方,全住满了。即使这样也不能满足需求,门口依然挤满了希望进来避难的女难民。

由于收容的都是妇女儿童,每天都有日本兵寻找借口,伺机闯入校园,侵害在这里避难的女性。日本兵有的是成群结队的从大门近来,有的是翻墙近来,进来的目的就是抓妇女并拖走。

王瑞颐清晰的记得,1937年,那个寒冷的冬季,父亲王耀庭总是和魏特琳站在一起,守护在金陵女子文理学院门口,竭力阻拦日本士兵,在魏特琳看来,“大王”的年纪和尊严在很多时候都帮了大忙,然而在日军的枪炮和刺刀面前,想维护尊严谈何容易,王瑞颐有一次远远的看到门口的日军打华小姐,打父亲王耀庭,而且叫他们跪下。

尽管难民营的食宿、安全、卫生、管理等工作已经让父亲王耀庭和他的同事们心力交瘁,但他们仍然打算对难民有更多的救助,营救被日军抓捕的难民就是其中一例。从1938年1月开始,不断有女难民向王耀庭和魏特琳求助,说他们的丈夫兄弟儿子被日军关在了模范监狱,当时南京有一个监狱里,关了一两千人,有解除武装的士兵,而大多数是平民。

2月,父亲王耀庭和魏特琳开始着手营救,去模范监狱了解,很快证实确实有平民,为从模范监狱释放平民囚犯,王耀庭拿着请愿书收集难民的签名,在多方奔走下,6月3日,有三十多位平民获释,与家人团聚。

交汇点记者 付岩岩

来源:新华报业网  编辑:张璐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