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龙虎网

首页| 新闻| 政务| 房产| 旅游| 汽车| 教育| 会计| 财经| 艺术| 公益| 城视| 我们家| 拾搭网| 亲子拾光| 龙虎网全媒体矩阵

您的位置:龙虎网 >新闻中心 >龙虎原创

昔日"表功"留罪证 南京大屠杀主犯谷寿夫手迹在宁亮相

2016-12-08 19:15:49 我要播报

【龙虎网报道】(记者 陶禹歌)随着南京大屠杀遇难同胞国家公祭日的临近,一批有关南京大屠杀以及抗战的最新历史文物在南京陆续公开亮相。在今天(12月8日)举行的南京民间抗日战争博物馆2016征集文物新闻发布会上,该馆向外界公布了今年该馆所征集到的部分抗战文物。其中,由南京大屠杀惨案主犯谷寿夫,在大屠杀后不久亲自题写的“勇躍破南京城”卷轴,更是为南京大屠杀又增添了一份铁证。

谷寿夫亲自题写的“勇躍破南京城”卷轴实物

日本交易网站发现书法卷轴

落款处独特“花押”验明正身

作为南京大屠杀惨案的主犯,当年指挥侵华日军第六师团攻破南京并放纵士兵大肆屠戮的谷寿夫,对于当代的中国人尤其是南京人而言并不陌生。但这位当时的“乙级战犯”所留下的战争遗物十分稀有,与南京大屠杀惨案有关的物品此前几乎完全无迹可寻。这一情况直到“勇躍破南京城”这一卷轴的被发现,才发生了改变。

余戈(着绿衣者)与吴先斌(戴帽者)向记者介绍卷轴细节

据这幅卷轴的收藏者和捐赠者,同时也是知名抗战史研究学者和抗战文物收藏者的余戈介绍,这幅卷轴是他于2007年在日本的某个交易网站上发现的。由于在此之前世界上还没有发现过谷寿夫本人,以及与其有关、涉及南京大屠杀的遗物,因而他在发现了这一卷轴时兴奋不已,当即委托在日本的亲友立即将这件藏品买下。而为了防止这幅珍贵的卷轴在运送途中丢失,余戈还特意叮嘱在日亲友在回国时亲自将其带回,而不要通过国际邮寄的方式寄回。就这样,这幅由南京大屠杀主犯亲自题写、主题与南京大屠杀密切相关的卷轴便来到了他的手中。

记者观察到,这幅卷轴完全展开后有近一人高,由于年代久远,卷轴表面的织物部分已经有些破损皴裂痕迹,纸张表面也有一些枯黄和褶皱。卷轴正面除了“勇躍破南京城”和标明为“寿夫”的落款等几个汉字外,还有一个造型奇异的墨迹符号。还正是这一独特的符号,成为证明该卷轴为谷寿夫手迹的重要线索。

军旗与卷轴上的“花押”对比

据余戈介绍,这个造型独特的符号叫做“花押”,最早是唐朝时的中国人为配合写书法时留下的落款,而创造出的一种个性化符号,在一定程度上可以鉴别书法作品真伪。这一由中国人发明的落款符号于平安时期传入日本,并在日本延续使用至今。据了解,在余戈将这幅卷轴收入后不久,侵华日军南京大屠杀遇难同胞纪念馆也收藏了一幅日军侵华时期留有谷寿夫亲笔签名和“花押”的军旗。“由于两处手迹上的花押几乎完全一致,因而可以肯定这幅‘勇躍破南京城’卷轴正是由谷寿夫亲自题写。”而这幅目前捐赠给南京民间抗战博物馆的卷轴,与前文所提及的侵华日军南京大屠杀遇难同胞纪念馆内的军旗,是目前为止战犯谷寿夫仅有的两幅留存于世的手迹。

谷寿夫为“表功”而题写该卷轴

曾放言“烧杀抢掠”是激励士气的必要措施

当年的谷寿夫是在何种背景下而亲自题写了这幅“勇躍破南京城”卷轴?余戈告诉记者,在这幅卷轴的侧面还有一处写有日军侵华时期日本陆军大将寺内寿一姓名的标签。据其考证,南京大屠杀发生不久后的1938年,谷寿夫曾被召回日本国内,作为南京战役的“破城首功”而出席各类宣传活动。这幅卷轴正是谷寿夫在此期间,为向其上级寺内寿一“表功”而题写并赠送的。随着日本战败后寺内寿一等人遭到盟军的清算,这幅卷轴也流落而出,并最终辗转至余戈手中。

“这幅卷轴是南京大屠杀血案的直接罪证。”余戈透露,日军侵华初期任第六师团师团长得谷寿夫一贯以生性残忍而著称,战争爆发前曾在一部著作里公开声称烧杀抢掠等手段是激励士兵士气的必要手段。正是在这一心态的支配下,谷寿夫在南京沦陷后下令纵容士兵杀掠三天,进而直接导致了南京大屠杀惨案。

不愿价值被埋没选择捐赠

卷轴将在近期向市民公开展出

在发布会现场,南京民间抗日战争博物馆馆长吴先斌向媒体透露,早在2007年他听闻余戈收藏了这幅卷轴时,他就曾亲自找到余戈提出想要购买这幅卷轴。当时被余戈以太过珍贵,还需研究为名婉言谢绝。直到今年六月份,余戈主动联系了吴先斌,表示愿意将这幅卷轴捐出。“当时从他手里拿走卷轴的时候,能感受到他内心是十分不舍和难受的。但他自始至终就没有反悔过。”对于交接卷轴时的场景,吴先斌到现在依旧历历在目。

对于这件珍贵的卷轴为何要捐赠给博物馆,余戈在现场表示,这件卷轴放在个人手中只会埋没掉其应有的价值,只有将其放在博物馆中公开展览,让民众了解文物背后的价值和意义,才能真正发挥其应有的功效。“这幅卷轴最好的归宿地,无疑就是当年惨案发生地的南京。”

吴先斌还透露,这幅谷寿夫亲笔题写的卷轴,近期将在南京民间抗日战争博物馆和侵华日军南京大屠杀遇难同胞纪念馆轮流展出。

日军士兵影集记录抗战初南京景象

屠杀后数月市民神色依然充满恐惧

除了这幅“勇躍破南京城”卷轴外,中国驻印军士兵的全套军用物品、由日军士兵拍摄的记录南京市景的影集等文物也一并亮相。其中在今天首度公开亮相,由侵华日军普通士兵拍摄、名为“战尘”的影集,是馆长吴先斌于今天八月在日本购得。吴先斌介绍,影集主人的谷崎孙市曾在南京大屠杀惨案结束后不久驻扎在南京,该影集收录了673张照片,其中有432张于1938年3月至1939年2月在南京拍摄的照片,内容包括街道、风光以及市民等多个主题。记者发现,在此期间,南京城内的不少街道都是一片残垣断壁,显得萧条万分。“照片中的不少南京市民在面对镜头时,还有着十分恐惧的神色。”吴先斌这样向记者介绍,“这本影集也是侵华日军对南京造成巨大破坏和摧残的直接证明。”

“如今关于南京大屠杀的物证以及研究已经十分丰富了。”发布会上余戈这样总结道。但令不少国人耿耿于怀的是,即便在相关研究与证据已经十分充分的背景下,作为当年战争策源国的日本却没有十分深刻的反思。“当代的日本人始终认为自己是那场的受害者,而不是加害者。” 江苏第二师范学院青年教师、南京大学电影学博士生陶赋雯在现场接受记者采访时这样解释道。陶赋雯同时表示,“当代日本不断通过影视作品,来灌输和表达自身作为战争受害者的意识的做法,也是我们需要慎重防范的。”

《战尘》影集封面与内部的部分照片

来源:龙虎网  编辑:杭程

关闭